光阴改革40年 改变命运的高考 从工人“蝶变”画家- ### - ###

2017年高考前夕,作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考生,黄菁为相隔40年的年轻考生们加油鼓劲

   

初入大学校园,黄菁(左二)与同学们在教学楼前合影

黄菁(左三)与同学们在校园里留下青春活泼的身影黄菁(右二)和大学好友合影留念

  1977年10月21日,一则透过报纸和广播宣传的新闻影响了千万人的命运。那天,全国宣布恢复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制度。一个通过公平竞争创造自己命运的时代到来,为无数青年带来希望。

  广西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黄菁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批考生。高考彻底改变了黄菁的人生轨迹,不仅为他开启了色彩斑斓的艺术之门,更让他完成了从一名普通工人到“色彩的魔术师”的华丽蝶变。

  1

  特殊年代

  平淡生活与彩色梦想的碰撞

  黄菁出生于1956年,在那个时代里,“50后”经历着风云变幻、错综复杂。少年时期的黄菁因为喜欢画画,找到了另一种挥洒情绪的方式。

  那时,黄菁的初中同学中有父母从事美术工作,黄菁便跟着志趣相投的小伙伴们一起学画,平时在家练习素描,周末便拿去给老师点评。一张又一张的画纸描绘着无拘无束的世界,单纯而热烈。

  1972年,16岁的黄菁初中毕业,按部就班地进入柳州一家电器厂当车工,在周而复始的生产流水线上做着重复性的劳动,每月领18元的工资,日子在平淡中流逝。唯有闲暇时拿起画笔,沉浸于线条的交错和色彩的碰撞,黄菁才感觉得到内心的渴望,他更期待从事与画画相关的职业,但前路是一片迷茫。

  5年后,中断了11年的高考制度正式恢复,根据当时 *** 部制定的《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均可报考。数百万遍布在城乡各个角落的有志青年,或从报纸或从收音机里获知了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彼时,黄菁早已习惯了工厂里机械性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得知高考恢复,黄菁除了感到意外,最多的感受就是兴奋。究竟是继续过着单调、相对安稳的生活,还是为了追寻理想拼一次?黄菁选择了后者,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2

  命运转折

  参加高考步入艺术之门

  1977年12月15日,广西高考开考。根据《关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关于我区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情况汇报提纲》等资料记载,1977年,广西高考报考人数超过47万人,其中近1.7万人报考艺术院校。

  为了指导考生备考,广西还出了一本《1977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等院校、中等专业学校招生考试大纲》,当时可谓“洛阳纸贵”。

  尽管备考时间只有短短两个月,考试时间又在冬季,但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年的冬天却如春天般温暖。在柳州考点,黄菁和许多热爱艺术的考生怀揣激动心情走进考场,用手中的画笔填满空白的画布,也点燃了心中的热情。

  1978年春,怀揣绘画梦想的黄菁从柳州来到南宁,成为广西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的一名学生。当时,位于 *** 路的广西艺术学院还只是低矮的楼房,周边一片荒地。

  环境艰苦不是阻碍,生活的磨炼和特殊经历让黄菁和同学们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作为西洋画的主要绘画种类之一,油画创作要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离不开对优秀作品,尤其是经典名画的鉴赏和借鉴。进入大学之前,黄菁能够欣赏到的名画少之又少,绘画水平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春风,文化艺术逐渐复苏,新思维、新观念的碰撞让艺术创作百花齐放。在学校里,黄菁如饥似渴地吸吮着知识的雨露,积蓄着振翅高飞的力量。

  3

  流年似水

  留校任教创造精彩人生

  1982年,黄菁大学毕业,同年留校任教,并于198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转眼匆匆数十年,那个曾经在工厂里埋头劳作却怀揣着绘画梦想的少年,已经拥有了另一种丰富而精彩的人生,他更以灿烂的色彩表现而被称为“色彩的魔术师”。

  翻开黄菁的履历,其油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术作品展、全区美术作品展并获奖,同时多次在《美术》《美术观察》《美术研究》《中国油画》等专业刊物上发表作品,更入选中国当代美术家品评业书和多种大型美术画册,入选中国美术家名典。作品曾在英国、美国、越南、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展出并有作品被收藏……

  有人评价说,黄菁的作品自如地出入于对象和画面、视觉和心灵、形式和意味之间,尺度掌握不偏不倚,画面灵动、纯净,由景入心,由象入味,由技入道,表象上是西洋景,内核里却是中国传统的山水玩味,具有深刻的文化和精神内涵。

  绘画对于黄菁而言,其乐趣在于随想的伸展,引领思维、判断和现实感受到并希望重现的那些形状,把内心的和谐显现在画布之上,这个显现的过程充满了奇妙经历:兴奋与沮丧、自信和自卑相互交织,在必然和偶然、理智和直觉相叠加的情景中得以体现。

  假如当年没有参加高考,现在会过着怎样的生活?对于这个问题,黄菁迟迟没有作答,但他却很肯定地说,“高考对一个人最大的意义是改变命运,高考可以把一个人从他原来的状态变成另外一个状态,读大学是我人生的一个颠覆性的转折”。(记者 陈蕾 本版图片均为受访者或学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