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发生持刀伤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实现路径 _ ### _ #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群众路线,对人民作为历史创造者原理作了重要发展。在党的群众路线 *** 实践活动中和其他多个场合,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讲过坚持群众路线的问题,其中比较全面地表述是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是我们党永葆青春活力和战斗力的重要传家宝。不论过去、现在和将来,我们都要坚持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把党的正确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把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如果再综合梳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中央各类文件,可以发现,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群众路线的重要发展是:一是突出了它的实践性,在全党开展实践 *** 活动,并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二是突出了它的极端重要性,把它明确定位为:“党的生命线”;三是突出了它的永恒性,“不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要坚持。

  《 *** 》( 2018年05月23日?11版)

  不难发现,左岸咖啡馆,这样一种“无限循环”与毛泽东在《实践论》中的一段话何其相似:“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显然,“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毛泽东把他所理解的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运用到实际工作而产生的方法论。后来,邓小平也深刻地洞察到这一点:如果不从认识方法上理解“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问题,那么就不能真正地做到密切联系群众。

  【党史随笔】

  作者:张太原,系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中央党校中国特色 *** 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在党的十九大之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已经是一个响亮的提法,频繁地出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之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又专门对“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进行论述,其中特别强调:“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温故而知新,要充分理解和认识这一基本方略的创新性,就有必要梳理它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在党的历史上的发展历程。

  1956年,中共八大进一步强调了群众路线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为人民服务、向群众负责、遇事同群众商量和同群众共甘苦的工作作风”;二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邓小平还提出要通过加强监督和建立制度来保证群众路线的贯彻,以使党不脱离群众。然而,这一重要认识并没有变为实际举措。经过历史的曲折,我们党对群众路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把它概括为:“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并把群众路线同实事求是、独立自主放在一起,作为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到中共十三大,又在原来表述的基础上加了一句目标性的内容,变为:“群众路线,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把党的正确主张变成群众的自觉行动。”这就是今天所使用的群众路线的完整内涵。其中,两个“一切”是从哲学意义上讲的“群众观点”,“一来一去”说的是工作方法,让群众自觉执行党的正确主张则是要达到的目标。

  根据笔者见到的党史材料,群众路线作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概念使用,最早出现在“工农武装割据”初期。1929年9月,《中央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中就有三处提到了“群众路线”,即筹款工作、没收地主豪绅财产、红军给养及需用品的解决,都要“经过群众路线”,或“渐次做到由群众路线去找出路”。同年12月,毛泽东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中也指出:党的工作要“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路线去执行”。

[责任编辑:李伯玺]

  广大党员干部在工作中如何贯彻群众路线?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一来一去”:先当学生,再当先生。从群众中来的过程,就是向群众学习的过程,毛泽东曾提出要向各方面的群众学习:向工人学,向农民学,向知识分子学,还要向资本家学。学了以后,广大党员干部的身份要发生一个变化,即变成一个“加工厂”,对学来的东西进行系统的加工和提升: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最后化为正确的决策。然后,广大党员干部的身份再发生一个变化,即变成一个“传达员”,原原本本地把正确的决策传达到群众中去,这一过程就是在群众面前当“先生”的过程,为此,就要把群众的心打通,打动,直到把正确的决策化为群众的自觉行动。然后,再进行新一轮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沿着这样的路径无限循环下去,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不断实现的过程。

  大致说来,这一时期我们党所使用的“群众路线”有三层意思:一是党的决策之后要“经过”群众理解和同意,不能搞“官僚主义”“命令主义”。比如,在毛泽东讲到查田运动时指出,不按“群众路线,不得群众赞助与同意,都不能使查田运动收到成绩,反会使群众不满,阻碍查田运动的进行”。二是要通过调查研究了解群众,不能从本本出发。比如,这一时期毛泽东到多地做了多种调查,并撰写了调查研究报告,鲜明地提出: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三是要解决群众的具体问题,“关心群众的痛痒,就得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解决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的问题,盐的问题,米的问题,房子的问题,衣的问题,生小孩子的问题,解决群众的一切问题”。这三层意思随着党的革命实践的丰富,变得越来越明确。

  1945年,刘少奇在修改党章的报告中,总结了党关于群众路线的实践和理论认识,并把它提升为“我们党根本的政治路线”和“我们党根本的组织路线”。其中,还指出,有了“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观点,一切向人民群众负责的观点,相信群众自己解放自己的观点,向人民群众学习的观点”,“才能有明确的工作中的群众路线。”两个“根本”和两个“一切”,充分说明了群众路线对党的正确领导的重要性。自此,它在全党普遍地深入地推行开来,并日益完善。

  全民族抗战时期,伴随着延安整风的进行,我们党关于群众路线的思想走向成熟。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是延安整风的主要内容。实际上,这三风都带有脱离群众的倾向,可以说,整风在很大程度上整的就是脱离群众的不良作风。1943年,在整风取得很大成效以后,毛泽东随即提出,“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想问题从群众出发就好办”;“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无限循环,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